首頁 > 公眾參與 > 區長信箱

農名工討薪應該找哪一個政府機構。?

來信人:
張**
處理情況:
[已回復]
提交時間:
2019-10-30
內容:
尊敬的區長: 您好。我這次給您寫信。是想咨詢下你關于農民工討薪方面的問題。我今天有看到新聞說。2020年前會把惡意欠薪案件及時動態清零。我能把在我身上發生的事給您敘述一下嘛。 2018年5月。在和靜縣巴音布魯克區。我的家就在這里。這里有一個飯店要裝修。有一個庫爾勒裝修公司的一個包工頭找了一波人去這個飯店干活。由于我就是本地人。吃住都在家里。他覺著方便。也找了我去干活。一個月的時間。由于當時對于合同的形式沒有那么注重。心里也想著。小家小戶的。也沒見那個工地跟自己寫過合同的。都是口頭協議。活干完后。那個裝修公司的包工頭直接就跑了。有給幾個人寫過欠條。但是大部分人都沒有寫。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掙的錢。哪能不要了。就去庫爾勒那個裝修公司找他。然后那個裝修公司說他們公司沒有這個人。這個人可能是騙子。我們就去了勞動局。在和靜縣勞動局我們通過電話聯系到了那個包工頭。勞動局的工作人員也對他說。讓他4個工作日過來。解決這個事情。然后他就拒不接任何電話了。勞動局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說是聯系不到這個人。這個人也不愿意過來。你們這個事沒辦法解決。你們也沒有合同。全是口頭協議。我們沒辦法的。還有幾個人是有欠條。但是欠條合適不規范。欠條上他的名字用了繁體字。就不算是一個規范的欠條。勞動局的工作人員說這個事他們沒辦法了。 我們一群人當然不愿意這個錢就打水漂了啊。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沒日沒夜干活掙出來的。都是自己的辛苦錢。然后就去了法院。希望法院能幫我們要回。等了兩個月。等那個包工頭放松警惕的時候。敢于接聽陌生號碼的時候。我們去了和靜縣人民法院。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員與他聯系上了。電話接通后。那個包工頭特別囂張。還在電話里跟法院工作人員吵了起來。隨后掛了電話。再也不接任何陌生人電話了。法院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說。他們也沒辦法。傳票發不到他本人手上。讓我們去想想別的辦法。 尊敬的區長。我想問問您。我們還可以找那些相關部門。能為我們找回我們的血汗錢呢。? 我今天看到這個新聞后。覺著要回我們血汗錢的希望又有了一點點。我歸納了一下我們現在有的信息。1、包工頭欠我們的工錢。有部分人有給打了欠條。但是勞動局說的那些欠條不規范。2、我們都有他的微信。有聊天記錄存在。有他欠我們工錢的信息。3、包工頭有跟那家飯店老板有合同。飯店老板愿意幫助我們。提供那個包工頭的身份證復印件和出庭證明我們的確是在那施工了的。我在想。咱們大中國人人都有身份證。找到一個人應該可以吧。只是我們都是平頭老百姓。沒權力這樣做。4、那個包工頭在庫爾勒跟人合伙開了一家二手車行。我們找到了那個車行。他的合伙人告訴我們。說是那個包工頭把二手車行全部轉讓給他了。事情的真假。我們也沒辦法查證。但是我們有了解到那個車行的一些信息。自己也沒辦法證實。 尊敬的區長。我們的領導。我們想問問您。我們的這件事勞動局沒辦法管。法院也沒辦法管。您能告訴我們。我們應該找找哪個部門為我們做主呢?實在沒有部門管理。也可以幫我們找到這個人。讓我們面對面對質也行啊。 希望領導們能在閑暇時看看我寫的信。希望我們的血汗錢可以有辦法要回來。謝謝你們!
回復單位:
區信訪局
回復時間:
2019-11-01
回復內容:

網友:
  您好!您在區長信箱的留言已收悉,現回復如下:
  按照《信訪條例》中“屬地管理”原則,您的訴求請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靜縣人民政府咨詢。
  感謝您的留言。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信訪局
                                    2019年11月1日

股价历史数据